首页 »

崇明 | 这座300年的民宅,古今在她那儿实现了穿越

2019/9/11 20:51:05

崇明 | 这座300年的民宅,古今在她那儿实现了穿越


若不是引见,很少有人能找到港沿镇王鲁东村339号朱家宅。

 

但你一走进它,即会沉醉。那股遗世独立的味道,勾摄你的魂魄!

 

这是一座保存得较好的崇明普通古民居,四厢方宅。进门的院墙上,“朱家宅”3个字古朴典雅。正南朝向的厅堂和朝东、朝西的两排厢房均是青砖黛瓦,十分雅致。

 

整个宅子如一幅水墨画,清丽动人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

房子和围墙。将整个建筑围出一个大大的场院,院子的每个角落,蜡梅、海棠、红枫,姿态各异;院子正中间那口古井,安然地静候着前来观光的人们,时不时用它那特有的语言,诉说着古宅的前世今身。

 

 

朱家宅的魅力,在于安静。

 

高大院墙将滚滚红尘隔离,尽管外面喧嚣一片,院内却宁静得连根针掉下也会听得真切。老宅还有一宝,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木质灶台,令朱家神秘感倍增。主人介绍说,这个木质灶台,是朱家传家宝。

 

在崇明广袤农村,农家灶头的使用,已渐渐成为“非主流”。但92岁的朱家老太太,却依旧习惯着她的“老伙伴”。从70多年前嫁入朱家,每天的功课之一,就是在这老灶上,煮饭、做菜、烧水。这块木质灶台,经百余年风霜,历久弥新。木纹清晰,手感细腻。“我不知道这灶台有多少年历史,我祖母那辈就在使用了,一百多年历史总是有的。”老太太的儿子朱镇说。

 

 

安置灶台的那间屋子,是整个宅院修旧如旧的一部分。墙体的一面是木质结构,横梁结实,丝毫不见沧桑感。而墙上的每一块青砖,记录着老宅的历史。

 

古代与现代,在这间屋子实现了穿越。

 

 


 

有怎样的主人,或许能成就怎样的屋子。人与物,性灵相通。

 

朱家宅现在的主人,有朱镇的母亲、姐姐、弟弟及堂兄等几家。

 

92岁的朱家老太太,是目前整个宅子唯一的常住人口。为照顾她,子女为她请了保姆。朱镇说,母亲习惯住在乡间,每次带她去上海市区,住几天身体就会不适,怕老人折腾不起,所以就选择自己回家陪伴老母亲。

 

老太太怎会舍得离开?朱家宅里有她与老伴相濡以沫的甜蜜回忆,有儿孙绕膝的欢笑,有生活的点点滴滴,有人生的风风雨雨,全在这老宅的砖瓦中记录着。

 

因为母亲喜欢崇明清新的空气,眷恋朱家老宅这个院落,2002年,朱镇和兄弟姐妹商量后,决定修缮老宅。

 

 

“修缮房屋那年我在国外,当时我唯一的要求是,尽量保持老屋原貌,修旧如旧。”

 

回过头来再看当初的决定,朱镇觉得如此庆幸。抚摸墙上一块块青砖、看着高处一根根木梁,方圆几百里,也许是唯一的了。“历史的才是无价的。”这位教了一辈子书,潜心于研究儒家经典的先生说,“我为当初的决定感到庆幸。”

 

母亲忙里忙外,热情招呼着认识或不认识的客人,朱镇的笑容荡漾开来。“这就是淳朴的崇明农人,好客到几乎毫无保留。”

 

“母亲在世,我们会守护朱家宅,将来有一天,我们愿意把房子捐献给国家,并希望尽力保存,或许它能成为后人了解崇明历史的一扇窗。”

 

有好心,就有好风水。朱家宅,是积善人家。

 

 

朱家宅建造于清朝康熙年间,距今有300多年历史。最为辉煌的时候,厅堂里常年开设乡村私塾,方圆十多里的孩子都来上学,从这里,走出了一大批乡村知识分子。朱家宅历史上诞生过朱绵夫等九代秀才。

 

朱镇来到围墙外面,指着墙外那块空地告诉记者,“原来这里是厅堂,常年朗朗书声。”

 

解放后,朱家20多人考上了大学本科和研究生,其中不乏博士、博士后。

 

 


 

朱家宅,有书生气。而崇明,本就有好读书的优良传统。当年,崇明乡间肯定还有不少像朱家宅那样的私塾,陪伴一代又一代挑灯夜战的学子。

 

“崇明送出去的人才这么多,回归的却太少。”说到这里,朱镇脸有遗憾。

 

姐姐朱紫瑜毕业于北京大学,供职于中国科学院;弟弟朱镜在上海海洋大学任教。叔叔家的子女也大多在岛外。“朱家的大学生,几乎都在岛外工作,就如崇明的大学生,大多都在岛外奋斗。”

 

 

农耕文明,在某种程度上,确实局限了人们的发展。但三十年风水轮流转,生态岛建设的后发优势,如今已经到了迸发的时候。回归乡村,成为都市人的梦。

 

“中国农村的城市化,与美国高科技发展,是21世纪世界上最大的事情。”朱镇对农村发展,有着自己的判断。“崇明特殊的地理位置,良好的生态环境,和谐的人居环境,淳朴的人际关系,是乡村特有的一种竞争力、软实力。”

 

当年离开故土,是为了今天更好地回来。

 

“回归,将是未来更多人的选择。”朱镇如是说。